214、 无疾而终的?

静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不清,道不明。

    心中仿佛充斥着某种逐渐发酵 ,叫她渐渐无法呼吸的情绪。

    白小荷怔怔走在宿舍长廊上,脚步从一开始的踟蹰犹豫渐渐加快,最后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朝楼下跑去。

    在白小荷离开房间的刹那,喻天韧猛地站了起来,右手似乎想要伸手挽留,可是最终无力的垂在了身侧。

    等到白小荷纤细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他终究只是低低叹了口气,关上了房门。

    靠在门上,喻天韧紧紧闭上了眼睛。

    这一刻终于到来,如他预料的一般。

    只是这心里蔓延的无奈却如同潮水没顶,叫他难受彻底。

    他知道白小荷追出去并不代表就爱上了封肃,只是她能迈出这一步,就证明封肃守在她身边的时间并没有白费。

    她不是没感觉的石头,只是懒得思索。

    事实上,封肃的坚持和忍耐都潜移默化的将她影响了,让她慢慢习惯他的陪伴。

    只是,或许就连封肃和白小荷他们自己也都没意识到,他在她心里其实已经占据了一块地方。

    喻天韧 发胀的脑门,在书桌面前坐下,却再也难以平静心情,握着笔的手也克制不住的有些颤抖。

    最终无果,他站起来将自己摔在床上,想要睡过去将自己放空。

    年轻的时候,总会有似乎永无止境的热爱,总会放心的交付真心,或许是因为太年轻,总有愈合的时间和机会。

    而他太过理智冷静,总是习惯判断得失和算计结果。

    所以少了封肃那么傻愣的勇气和执着。

    初恋,真的要这么无疾而终吗?

    跑。

    仿佛是身体自发自动的一种行为。

    白小荷甚至说不好自己为什么想要跑起来。

    就好像她一直得过且过的生活着,只要没有到危险的境地,她几乎就兴不起什么想要反抗想要改变的念头,她一直就这么懒散而随性的活着。

    可是,这一刻,她心中那些酸涩都化成了眼泪。

    一滴一滴,从她漂亮的眼中流出来,像是无止境一般。

    跑到男生宿舍楼下,周末的学校几乎看不见几个人,男生宿舍门前更是人影稀少。

    视线所及,只有一方冰冷的天地。

    风冰冷的吹在脸上,湿湿的眼泪被风吹凉,叫她不自觉皱起眉头。

    那双被泪水迷蒙的眼睛到处搜寻着某个熟悉的身影,只是再也看不到。

    心中那个漏风的地方真真切切被凉风吹得有些酸涩,白小荷站在显得有些空旷的校园中,缓缓挪动步子,开始皱眉认真的仔细思考起来。

    今天静笃又被抓包了,神啊,去房地局开了一天的会,明天后天都得去……

    不过我可木有偷懒,回家乖乖的码字……恩哼~

    这几天先更小荷吧,先把小荷给完结了~反正我那寂寞的u盘也落在公司了……

    不知道为啥,越写越心疼我家封肃,我家可爱的封肃~

    或许是最近看继承者,娘啊,我快被崔英道给迷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