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一直等在那里

静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叫他怎么回答?

    他想说“不是”,想要几乎要发狂,可是这话堵在他的嗓子眼,他说不出口。

    因为他知道,就算说出口他也难偿所愿,而白小荷却会情绪失控,有百害而无一利。

    现在就这么一个猜测,她就哭得这么让人心慌。

    真是……

    “别哭了。”秦逸深吸一口气,故意放松的语气有种别样的轻佻,也唯有这样的轻佻能掩饰他心中的暗涌。他语调轻松地反问,“难道你还信小孩都是垃圾桶里捡回来的那一套?白小荷,你都多大了,改长点儿脑子了。”

    “不是,不是……”白小荷急切地说,“我去街上献血了,结果我的血型和爸爸妈妈不一样,他们之前不是有出过意外要输血吗?我知道他们的血型,我都知道!”

    哭了一哭,又问,“秦逸,我是不是真的不是他们的孩子?……”

    白小荷哭得凄惶无助,听得秦逸心仿佛被细线迅速勒住。

    他清清嗓子,“白小荷,我比你大十岁,看着你长大的,以我的智商你说我的记忆会有错吗?你现在的情绪太不稳定了,你到我家里来找我,把事情具体的告诉我,我等你。”

    “好。”

    秦逸的话莫名的安了白小荷的心,她心里的慌张一旦消退便开始注意到此刻的窘境。

    她居然在街上哭了?还这么的大声……真是丢脸!

    吸吸鼻子,白小荷羞赧地看了一下周围,低着头迅速擦干脸上的泪水去找秦逸。

    秦逸烦躁地翻找了半天,终于从桌洞里的某个角落翻出一包烟来,他极为不习惯抽烟,只有特别心烦意乱的时候才会想到烟草的味道。

    点上火,还没有将烟送到唇边,手指又一顿,想了想还是摁灭了。

    不一会儿就听到门铃声,他迅疾地冲到门口,打开了门。

    门外,白小荷可怜兮兮的站着,一双眼睛如同被遗弃的小鹿,水蒙蒙的看着他。

    “进来。”他大手将白小荷给揽进屋,顺手关上了房门。

    两人坐在沙发上,白小荷像是一只无助的小兽,依偎在秦逸怀中汲取着他的暖意。

    她的手冰凉的,指尖像是刚刚被冰水浸泡,有着不正常的寒气。

    秦逸搓了搓她的手指,笑着说道,“你倒是说说你哪里来的奇思妙想,还哭成了这个样子。”

    “因为我今天去献血了,测了血型之后……”白小荷向来说话都是有条不紊,却不精简,她事无巨细地把所有情节都说了一遍,最后才抬眼看着秦逸,问道,“你真的是看着我出生的吗?那看来真的是那个女医生不负责任,把我的血型给弄错了。”

    说完她又低低的叹气,“这可怎么办,万一以后出了医疗事故不就害了别人吗?”

    “是啊,不过这不是你的错。”

    “哦,那你真的有看到小时候的我吗?”话题又给转回来。

    想起记忆中那个下雨天,在地下通道口他抱起的那个白皙可怜的婴儿,秦逸轻笑,“恩,是的,我一直等在那里,就第一眼看到了你……”

    “那,唔……”

    白小荷还想再说什么,秦逸却突然低头 了她的唇,将她的话全部封在口中。

    微微闭上眼,或许是这一次她急需秦逸身上的暖意,她鲜少的没有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