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8 指尖的湿润

静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喻天韧怔愣住,“我的……内|裤?”

    “嗯嗯。”白小荷红着脸点头,希冀地看着喻天韧,“你,你可以借我吗?”

    借其他衣服都还好说,可这借内|裤,喻天韧还真的第一次遇到,半天半天都反应不过来。白小荷这个问题真的再次把他给难住了。

    “呜呜……”

    白小荷见喻天韧半天都沉默不语,急得又哭出来,一抽一噎的好不可怜。

    “好,好吧。”喻天韧真的拿白小荷没有丝毫办法。

    “真,真的?”

    白小荷止住哭声,嘟着嘴委屈地看着喻天韧,那一抹唇上的嫩粉被泪水沁润越加的鲜活。

    “恩。”喻天韧瞥见那一抹色彩,视线被灼烧一般,迅速移开眼。

    在柜子里翻了半天,喻天韧才神色纠结地把一条蓝色纯棉内|裤递给白小荷。

    白小荷快速接过来,就往阳台上的小厕所里面钻。

    在卫生间穿上小内|裤后,白小荷长长舒了口气,也有时间对着镜子照照了。

    镜子里的她头发散乱,泪水汗水混成一片,一副跑了个八百米的狼狈样。白小荷活了十多年还没有在外人面前这么狼狈过,她打开水龙头洗了脸,把头发也用手指拨拉顺了才走出卫生间。

    看到喻天韧,白小荷特别不好意思,她手指紧紧抠着小挎包的背带,说话跟蚊子嗡嗡叫一样。

    “喻天韧,谢谢你。”

    “擦擦。”喻天韧没提刚才的事情,拿起一张纸巾递给白小荷。

    白小荷擦了擦脸上的水珠,红着脸跟喻天韧说再见,没等喻天韧回应,她就一溜烟逃之夭夭。

    如果给她配一个动漫形象,那一定是双|腿变成车轮子,身后还带着一串飞扬尘土的那种。

    喻天韧看着白小荷仓皇逃走的背影,眼神幽暗,他低头看了看右手拇指和食指,微皱的眉头显示出他内心的犹豫和挣扎。

    最终,他终于把指尖放到鼻子底下,闭眼轻轻嗅了一下。

    一股淡淡的清甜味儿,从指尖上散发开来,若有似无地萦绕在鼻尖。

    指尖触碰在一起再分开,似乎还有些黏黏的粘|稠|感从指尖传来。

    这是他给白小荷理裙子的时候,手指碰到湿润。

    不像是汗水,那,是什么呢?

    速来清冷的喻天韧,心跳猛然加速,第一次,他的心里略微有些了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