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5章 诀别

一路平趟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爹,你不走,女儿也不走!”和之悦一脸决绝之色,坚定说道。

    “师父,弟子也不走,弟子愿与剑域共存亡!”万昊随后表态说道。

    “你们不用再说了,无论如何,你们必须离开!这是命令!”和中岳厉声说道,他知道,这个时候绝不能表现出任何犹豫的神态,必须做出很坚决的样子来才能逼迫两名爱徒离开离开剑域这个危机重重的是非绝地。

    师命难违,看到师父和中岳态度如此决绝严厉,身为剑域大弟子的万昊不敢再多说什么,但身为女儿的和之悦则不然,她上前扑进父亲和中岳怀中,头枕在父亲温暖宽厚的肩头,泣不成声的说道:“爹,女儿不愿在这种时候弃爹爹于不顾,独自逃生。还望爹爹不要丢下女儿。”

    “之悦,不是爹爹心狠,而是这次情况确实非常凶险,魔族大举来犯,而仙界各方势力又作壁上观,没人来救,爹爹实话与你说了吧,单凭剑域一己之力,实不能与魔族硬拼啊,你们是剑域的未来,只要你们在,剑域就不会亡,爹爹就可以心无旁骛的放手一战。”和中岳语重心长的对女儿劝说道。

    现今形势已经一目了然了,剑域在魔族精锐攻击下,崩溃是一定的,时间早晚问题而已,如果都选择留下来死拼到底,这正遂了魔尊乾伽罗一网打尽的如意算盘。

    “昊儿。”和中岳看到和之悦仍然不愿意表态离开,知道必须使用非常手段才行了,于是便叫一旁的万昊。

    “弟子在!”万昊赶紧应道。

    “师父交给你一个重要的任务!”和中岳沉声吩咐说道。

    “师父你吩咐,弟子一定坚决完成!”万昊十分恭敬的领命应道。

    “师父命你带着你师妹和之悦离开剑域暂避,你必须誓死保证之悦的生命安全!”和中岳用不容商榷的语气,下严令说道。

    闻言,万昊稍微愣了一愣,他从未看到过自己师父像今天这般,那么急迫的。

    “万昊,你听明白没有?”和中岳看到万昊犹豫没有接令,便加重语气,厉声问道。

    “和中岳!我知道你在,别躲着了,赶快出来受死!”就在这个时候,密室外边传进来了一道令人心悸的男子话语声。

    无论你离得有多远,这道声音仿佛就像是在你耳畔说的那般清楚。

    和中岳面色不禁一变,心急如焚的催促下令说道:“昊儿,赶紧带着你的师妹从密室传送门离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许你们回头!”

    “是!”万昊当即领命应道。

    “之悦,我们走吧。”危险就在眼前了,万昊拉住和之悦的手,劝道。

    “我不走!要走你自己走!我要留下来陪我爹爹!”和之悦奋力甩开万昊的手,一脸坚决之色,说道。

    “之悦,听话!”和中岳看到和之悦一心想要留下一同赴死,便厉声命道。

    “和中岳,你这个缩头乌龟,你要是在躲着不出来,你的徒子徒孙们可就都死干净了!”魔尊乾伽罗阴狠的声音再次传来。

    密室外,魔尊乾伽罗在恶狠狠的叫嚣着,留守在剑域地宫中的剑域弟子已经被如潮水般攻入的魔族大军彻底击溃了,再也无法形成任何像样的抵抗了。

    地宫中各处角落里只剩下一些零星的无组织抵抗了,除了几十名利用秘密传送门先行转移的剑域菁英弟子外,剑域可以说已经全军尽墨了。

    “啊。”和之悦忽然喊道。剑域大宗师和中岳趁着和之悦不备,出手封住了她的穴道。

    “师父,这?”万昊看到这一幕,吃惊的问道。

    “之悦就托付你了,你一定要护她周全!”和中岳将暂时失去行动力的和之悦推送到一脸吃惊神色的万昊手上,交代说道。

    “师父放心,弟子就算拼着性命不要,也誓保师妹周全!”万昊向和中岳保证说道。

    “你们从那边那道暗门离开吧,记住,离开以后,无论你们听到任何有关于剑域的消息,都不要相信!更不要返回,魔族不退,剑域永无宁日!无论何时都不可以回来。”和中岳生怕自己弟子误信他人谣言吃亏上当,特别嘱托说道。

    “师父放心,弟子记住了。”万昊强忍泪水,悲痛的点头应道。

    万昊知道,今天与师父和中岳一别,很可能就是生死诀别!神伤不已,只是男儿有泪不轻弹,苦苦咬牙强忍着罢了。

    ……

    万昊背着被和中岳点了穴道,暂时失去知觉的小师妹和之悦穿过修炼密室的“暗门”,离开了已被魔族大军攻占了的剑域地宫,传送到了一处远离剑域总坛的地方。

    “师妹,你在坚持一下,等到了安全的地方,我就帮你解开穴道。”一路疾行,和之悦已然醒转,不停地要求大师兄万昊把自己放下来,放自己回去。万昊师命在身,不敢有违,只能连哄带骗的说道,脚下丝毫不敢停留。

    此地虽然距离剑域总坛有一定距离,但是魔族势大,剑域各个方向上都会有小队魔族弟子巡逻监视着,他时刻都要小心提防,以免与敌人的巡逻队遭遇。

    “轰隆!”剑域总坛方向一声巨大的爆响突然响起,同时大地都震颤摇动了起来。

    正在奔逃的万昊被这异响惊住了,停下了脚步。不用问,身为剑域大师兄的万昊心里也清楚知道,这声异响究竟意味着什么?

    剑域大宗师和中岳为了掩护他与和之悦等人撤离,独自一人留下断后,牺牲自己,拖住魔尊乾伽罗,还有它的魔族精锐大军。

    “大师兄,求求你,快把我放下来。”和之悦楚楚可怜的哀求说道。

    能够在剑域总坛方向搞出那么大动静的,除了剑域大宗师那种界别的仙界大能外,还能有谁?做女儿的和之悦此刻说不担心那都是假的,出逃来的一路上,和之悦不知道说了多少哀求的话语了,嘴皮子都快要磨破了,可大师兄万昊这回是铁了心了,始终不为所动。

    “之悦,师父再三嘱咐的,要我一定把你安全带离剑域,我若是放你回去,就是违背师命,你就别叫我为难了吧。”万昊同样用哀求的语气,对背上苦苦哀求他的和之悦说道。